<thead id="btnvd"><meter id="btnvd"><meter id="btnvd"></meter></meter></thead>
    <th id="btnvd"><font id="btnvd"><listing id="btnvd"></listing></font></th>
    
    

      <em id="btnvd"><progress id="btnvd"><progress id="btnvd"></progress></progress></em>

      <sub id="btnvd"></sub>
      <p id="btnvd"></p> <track id="btnvd"></track>
      <listing id="btnvd"><pre id="btnvd"><thead id="btnvd"></thead></pre></listing>

      <listing id="btnvd"></listing>

        為了南水北調,他這樣拼

        唐佳
        2021年08月30日10:07 | 來源:人民網-強國論壇

        編者按:2021年,奮進的中國邁上新征程,奮斗的中國共產黨迎來百年華誕。為了記錄歷史偉業,展現百年風華,人民網與中國科協聯合推出《同上一堂公開課——百年科技強國夢》融媒體系列訪談,向公眾講述科學家們的科研夢想、攻關歷程和家國情懷,以此展現百年大黨的不懈奮斗與輝煌成就。

        “我叫王浩,是浩浩蕩蕩的浩。”在人民網《百年科技強國夢》節目的錄制現場,中國工程院院士、中國水科院水資源所名譽所長王浩以這樣的方式自我介紹。

        他說自己的名字里有水,大學考到了清華大學水利系,與水結下了一輩子的緣分。“幾十年來,我一直和水打交道,不僅讀萬卷書,也走萬里路,足跡幾乎遍布了中國的各大江河,各個湖泊、濕地,包括海岸,并且參與了南水北調的研究、論證和規劃。”

        年輕時的王浩。 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翻看我國的水資源版圖不難發現,長江流域及其以南地區,水資源量占全國河川徑流80%以上,而黃淮海流域水資源量僅占全國的7.2%。

        “南方水多,北方水少,如有可能,借點水來也是可以的。”1952年10月,毛澤東主席視察黃河,一個宏偉設想橫空出世。這一偉大構想,開啟了改變我國水資源空間分布的新工程。

        1958年,中共中央發布《關于水利工作的指示》,“南水北調”一詞首次正式見諸中央文件。1979年12月,水利部正式成立南水北調規劃辦公室,統籌領導協調全國的南水北調工作。

        王浩的父親就是一名科技工作者。小時候,父親給他買了一本名為《用不同的眼睛看》的外國譯著。“這本書講森林一年四季的變化,其中的植物、動物、微生物怎么相互作用。不同視角、不同環節、不同側面觀察森林。”王浩回憶道,這對自己影響很大,在年幼的心中種下了一顆科學的種子。1985年,王浩進入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水資源所工作,并參與了南水北調工程的研究。在他的概念里,永遠只有日期而沒有星期,永遠只有幾月幾日要做什么事情,而沒有周末和休假。

        由于承擔大量的科學研究任務,王浩常年處于超負荷狀態,每天最多只能睡三四個小時,有時甚至一夜不眠,一年中有半年住在辦公室,另外的半年時間則是前往全國各地進行水資源調查和研究。他堅信,做學問不能閉門造車,必須實地調研考察、測量測算。

        彼時的王浩頻繁往返于西北與北京之間,研究陜、甘、寧、青、新、內蒙西部六省區水資源的合理配置問題。長時間我國北方缺水地區的實地調研和工作,使他認識到動態評價水資源的重要性,王浩帶領團隊展開數值模擬,逐步發展并創立了“自然—人工”二元水循環理論。

        南水如何送至北方?

        1995年,南水北調工程開始全面論證,王浩作為南水北調事業的直接參與者、骨干專家參加了這項工作。此后,又擔任了南水北調工程進入總體方案規劃階段的課題組長,“既要負責總體規劃課題研究,又需要進行大量的實地調研。”

        “我們有一次出去調研,趕清晨的火車回北京開會。當時,水利部里頭有一個乒乓球臺,我六點鐘到了就躺在乒乓球臺上睡一會兒。”長期高強度的工作導致王浩脊椎骨發病,開會的時候,大家坐著,他只能站著或者圍著會議室走。再后來,疼得不行只得去做手術。術后的王浩并沒有閑著,本該休養的他為了一個項目,又坐著醫院安排的救護車回水利部進行匯報。

        經過數十年研究,南水北調工程總體格局定為西、中、東三條線路,分別從長江流域上、中、下游調水。2002年12月27日,南水北調工程正式開工。

        水利部南水北調工程管理司官網截圖

        自此,王浩帶領團隊研發的預測預報、計劃調度和水力控制等模型在中線、東線實現了業務化運行,支撐南水北調工程的常規和應急調度管理工作。南水北調東線與中線通水后,其生態價值與民生價值也開始顯現。

        2013年11月15日,南水北調東線一期工程正式通水,中線一期工程于2014年12月12日正式通水。以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為例,截至今年7月19日,自陶岔渠首累計調水入渠水量達400億立方米,直接受益人口達7900萬人,南水已成為京津冀豫沿線大中城市主力水源。

        工作中的王浩。 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如今,當漢江水穿過廣袤的華北平原時,當初借水的設想終于得以實現。談及南水北調工程后續面臨的新形勢新任務,王浩提出,受氣候變化和人類活動雙重影響,我國北方地區主要流域水資源衰減,深刻影響流域供水安全形勢;其次,實現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兼顧,也是“十四五”時期面臨的重大挑戰。

        “既要講人定勝天,也要講人水和諧。”就如何推動南水北調后續工程高質量發展,王浩強調,一定是堅持節水優先,都要把水資源作為最大的剛性約束,同時要切實維護南水北調工程安全、供水安全、水質安全。“要立足百年,甚至千年尺度考量。”

        頭發已經花白的王浩院士在節目錄制的講臺上一站就是兩個鐘頭,對過往的故事娓娓道來。當我問他這么多年的治水工作會不會感覺到累時,院士回答了八個字:“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。” 

        (責編:唐佳、賀迎春)

       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       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,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
        Copyright © 1997-2021 by www.wonbigfish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蓝月亮-三期内必开一肖精选期期准必开三肖4749,刘伯温精选一码大公开,四肖八码期期准精选资料